荃灣線上的地名殺人不眨眼睛

大家自由取关叭!
这个号目测不会有粮了!

谢谢一直以来的陪伴~比心~

红窗台

红窗台 轻轻叹

雨打六月芭蕉扇

蓝雨伞 白布帆 江里船

——树子·《画》


*

江两岸人来人往,太阳雨常见,房东刷白了外墙,衬亮他窗台的红色。

屋间一杯花茶,板凳上坐定了,手拿着张好的白帆,笑眯眯地,往里翻一翻,提了颜料刷,变出来只长尾巴松鼠。

窗外有人走过,吓得他把帆领子翻正了。

商船只爱素白的布帆,他就假装老实,只做船帆匠不做艺术家。

外头望一眼,右窗角倚了半个行李箱,小雨下在蓝雨伞上,只有黑风衣,看不见脸。他前去开了门,人还没有收伞,甚至带了渡船上的一点鱼腥味,他回头喊了声史蒂芬太太,旅华的房东走下来,接了门边的行李,笑道,...

The Beacon

有个同学给师长寄了明信片,说我爱你哟,虽然很少跟你联系。我真的不知道要说什么啊,因为我真的过得很平凡!
她写最后一句话时候的神态几乎可以肖想得来。皱着眉头的,又笑出牙齿来的,跺着脚板嗷嗷叫的,天然的乐呵和偶尔的假正经,是她一贯的样子。
我过得很平凡!吃饱饭走在校道上,太阳下山了,未来还没有形状,一日日周而复始,按部就班,好像温水煮青蛙,可是又没有那么糟糕。
哎,我怎么觉得这件事这么可爱呢,可爱到一度错觉窥探到生活的内核——大概是觉得我跟她都半斤八两吧,普通,冲劲时灵时不灵,仍然揣着一小撮理想主义,断断续续地走着。活着,可能还没有醒,但在世俗的快乐和悲伤里,有时候觉得意义可弃。

四个月前,我找到了一座灯...

北京爱情故事(?

诈尸 短小 摸鱼

我最喜欢的两个现代角色的组合

安心养老 债见!

以幸运观众的身份收到了!

清净深情的字迹。
他打着伞一字一顿念下来的新诗。
山河里,轮回中,心心念念的前世事。
风雪夜末,桃花拂过春。
星明月下,小舟渡人。
还有很美的祝福。

愿平安顺遂@舟渡 

相逢 上


AU
陈伟霆 & 李易峰
短篇 私设 复健品

00

红尘在眼前荡开,耳际剩下山风。
而他只身闹市。

01

邱明垂下了头,嘴角青瘀,紧紧握在手里的伪账簿终于在头顶阿霆的训斥下脱力滑落。

这才二更天,金山银山的未来就在耀文哥的注视下化成一抔土。

阿霆?呸。小人得志,跟了义安的总管,自以为死心塌地,实则是关门闭户,却忘了拉帘子,暗地里的勾当,睁眼闭眼得见,想必动动手指就能查出来。

但此刻他还是位高权重,压在白炽灯下,额角一道新疤,狰狞,眼神也阴鸷,身影轻晃,带得光影摇摇。

有一段时间他没有说话,静静地看着自己,等着自己开口,那气魄不得不认,比之言语更加咄咄逼人。

等邱明终于思前想后说了三两句,阿霆突然侧头笑笑,又抬...

【山东卷】灯亮

摸鱼!


母卷全国Ⅰ太红专了写不来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2017 山东卷


题目:某书店开启24小时经营模式。两年来,每到深夜,当大部分顾客离去,有一些人却走进书店。他们中有喜欢夜读的市民,有自习大学生,有外来务工人员,也有流浪者和拾荒者。书店从来不驱赶任何人。根据自己的感悟,写不少于800字的文章。



 一篇很守规矩的离题作文:


《灯亮》



还上大学那会儿,我在学校附近的书店做兼职。书店开在十字路口前,每天深夜里亮着灯,老板说,这座城市不少喜欢夜读的人,下了班吃过饭才有空...

喜欢你

祝拐杖糖儿童节(划掉)生日快乐!福如东海!寿比南山!爱您!

不@你了沃 自己来认领好不好呀

也祝首页的仙女们节日快乐!


William & Evan


1


落地窗被敲响了,他皱一下眉,不得不停下手头的事情,转头看过去。

William站在院子里,窗外面蔷薇花期待着猛虎,绿葡萄藤缠了木架子一圈圈,来客无暇照顾身边景致,仅仅是热烈地笑着,笃定地看着他。

妹妹跳进客厅,很开心地哼起歌来。他叹声气,把人叫过来,蹲下圌身好同她齐高,抬起一点眼睑问,“是你把院子门打开的?”

妹妹迟疑地点点头。他掰开她手心,就见到两颗奶糖亮晃晃地躺在上面。冷峻的神情松懈了一些...

相见欢

陈伟霆 & 李易峰

峰峰生快!


张智尧翘腿坐在小板凳上,刚刚抢了他小电扇的浑小子现在穿着厚重的戏服,在乱七八糟地挥剑。这个天气,树荫下面好乘凉,树荫之外,连蚁群都无心觅食。

他跟工作人员瞎聊,说你别看李易峰,好像不爱笑,他昨天坐在我旁边,趁我睡着,给我扎了个苹果头。指指自己的刘海,说,现在还翘着呢。

小助理捂了嘴,不是吧,峰哥是这样的人。

再然后,陈伟霆风风火火迈了进来,额头上还挂着两颗滢滢的汗,见到桌上一瓶红茶,眼睛都发亮,问张智尧,这是谁的?

张智尧说,屠苏,屠苏的。

陈伟霆二话不说,拧开瓶盖,喝没了一半。


来年冬天,很适...

© jazmine | Powered by LOFTER